曼城赛程 > 魔氣復蘇下的游戲玩家 > 第一百三十六章 復蘇的亡者:亞莉克希亞1

lol姣旇禌璧涚▼ :第一百三十六章 復蘇的亡者:亞莉克希亞1

 熱門推薦: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.www.wwiht.com
    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第四條通道的頂上并沒有安方燈,一盞也沒有。

    所以通道內顯得很黑。

    饒是以陳風的視力,也只能勉強看清周身幾米的范圍。

    至于地上的血跡,可能有。

    但是已無法看到。

    好在第四條通道并沒有岔道,所以他只需要扶著通道的一側的墻壁,徑直向前便可。

    扶著通道一側的墻壁摸索著前進了幾分鐘,陳風可以感受到通道逐漸變寬,同時,空氣中開始若隱若現的彌漫著那股熟悉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很淡,但隨著陳風的深入,這股血腥味開始加重。

    “會是血池嗎?”嗅著空氣中逐漸變濃的血腥味,原本蒼白的臉再一次蒼白了幾分。

    如果說第四條通道內還有另一個血池的話,那么在岡格羅進去之后,傷勢肯定有所恢復。

    哪怕恢復了一點,也會讓他陷入很不利的局面。

    陳風的身體頓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已經走到這里,再無后退的可能,所以此刻即便第四條通道內真的有血池,岡格羅真的在血池里浸泡,他也只能迎著頭皮上了。

    不然一旦岡格羅徹底恢復,以他現在的傷勢,根本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只會成為岡格羅刀俎下的魚肉。

    只希望他還沒來得及進入血池吧。

    陳風安慰了自己一句,然后再次摸索著通道的墻壁前進。

    但腳步明顯比先前快了許多。

    走了沒多久,陳風很明顯的感受到第四條通道的通道再次變寬,而在通道的深處,隱約可見一點微弱的紅光。

    而且,空氣中的那股血腥味更加濃郁。

    看到通道深處的那抹紅光,陳風心一涼,圣光之劍杵著地面,腳步再次加快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鐘,陳風便走到了紅光的發出地。

    同時也是第四條通道的盡頭。

    而在看清通道里的內容是,陳風眉頭一蹙。

    在通道的盡頭的確有一處血池,但卻不是對黑暗生物具有神奇效果的血池,似乎就是普通的由血液匯集而成的血池。

    而在血池的中央,則放置著一個水晶棺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不知道從何處映射出來的紅光,透過水晶棺材,可以看到水晶棺里靜靜的躺著一個女子。

    一個很美的女子。

    似乎是已經死去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尸體沒有腐爛。

    又或是,只是陷入了深層次的睡眠之中。

    當然,陳風更相信前一個。

    不然誰家睡覺會放入棺材之中,即便是水晶做的,那也是棺材。

    至于尸體為什么沒有腐爛,想必應該是岡格羅的緣故。

    因為,在水晶棺的周圍,不僅僅有由血液匯聚的血池,還有數十具人類的尸體,有一些已經逐漸崩壞,而有一些,似乎是最近才被放到這里的。

    沒法看清尸體的面貌,但從體型便可以看出,這些尸體應該都是十多歲的年齡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排除是侏儒癥患者。

    而讓陳風覺得頭皮發麻的是,雖然這些尸體四散在水晶棺的周邊,但他們身體里的血液卻不知道為什么匯聚成一條血線,然后流進水晶棺之中。

    而隨著這些血液的流入,水晶棺中的女子原本如同白雪一般毫無生氣的面孔逐漸紅潤起來。

    就像是,那些血液流入水晶棺后被棺中的女子吸收了一般,然后以此來填補她所丟失的生機。

    這讓陳風想起某些小說中的一些邪惡的祭祀禮,或者陣法。

    岡格羅,是想復活棺中的女子嗎?

    看著水晶棺周邊的血池以及尸體,還有從尸體里流出的血線。

    這詭異而又有些驚悚的場景,讓陳風一陣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而此刻,岡格羅正趴在水晶光的上面,深情的注視著棺中的女子。

    察覺到陳風的動靜,岡格羅身體顫了一下,看著棺中的女子,頭也不回的道“狼女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?!背路緗褰孛嫻氖ス庵0緯?,緩緩向前。

    他可以聽到岡格羅背后的傷口還有“嗞嗞”的聲音,顯然,圣光之?;乖詼運諧中撕χ?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岡格羅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,甚至比他還差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向前,將圣光之劍刺入他的心臟,自己此次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嗎?”

    岡格羅輕聲低喃,隨后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沉默半響之后,岡格羅長吸了一口氣,接著一聲長嘆,“死了啊”

    岡格羅的語氣很怪。

    也許是當陳風出現在這里時,他便已經知道結果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那么問,無非是想確定一下罷了。

    只是嘆息后的語氣,讓陳風覺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像是無所謂,但是卻帶著一些惋惜。

    而在這其中,又帶著一絲釋懷。

    前者陳風還可以理解,畢竟肯為自己死的人,哪怕是自己的下屬,或者說是奴仆,在得知他死去的那一刻,無論自己是否在意他,都會覺得惋惜。

    但是那一絲的釋懷是什么鬼?

    沒有理會緩慢向他走來的陳風,岡格羅眼里滿是寵愛的看著棺中的女子,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亞莉克希亞,你還記得狼女嗎?就是以前我和你說過的那個被火焚燒被我救下的那個狼人。說起來還真是有緣呢,在陪你去醫院的時候看到剛出生的她,然后是時隔十幾年后我去一個村子里收集血液,結果就看到她被綁在柴堆上,被烈火焚燒,我一時心軟就救下了她?!?br/>
    “那個時候她才,我想想,對,她才十二歲,于是我就讓她跟在我身邊了,算一下,已經過去十幾年了啊。其實我有些后悔將她帶在身邊的,因為她跟在我身邊,從來都沒有享受過什么快樂的生活,畢竟,除了殺人便是逃竄。有好幾次我想讓她離開,但是她執意不肯,還說什么除非死,不然不會離開,我坳不過那個孩子,于是便讓她繼續留著我身邊了?!?br/>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之前那十多年是怎么過的,但似乎不是太好,每當我問起時她都會閃躲的避開我的視線,不說話。也是,要是過的好的話又怎么會被綁在木頭上被燒,被我這個吸血鬼一句話就跟在我的身邊,一待就是十多年。本來打算在你醒來之后,如果她還愿意,就讓她跟在你身邊,照顧你。只是啊,她死了?!?br/>
    “不過,死了也好,死了就不會那么累了,而且,她不愿提起的那些記憶也會被遺忘。只是啊,你見不到她了,或許,就連我也見不到了?!?br/>
    岡格羅的聲音很小,小的如同蚊蠅一般。

    似在感概,又似乎是在緬懷。

    像是在說給棺中的人聽,又像是在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但至少不是說給自己聽到。

    這點陳風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句話,又可能是說給自己聽的吧。

    但是,那又如何?

    手里的圣光之劍在地上拖出長長的坑痕,而就在陳風走到血池旁邊時,一陣若有若無的心跳聲突然在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聲音很小,但卻如同驚雷般在陳風耳邊炸響。

    那是屬于除他和岡格羅的心跳。

    第三個人的心跳。

    。